Sunday, October 24, 2010

W- 我

a capture in the afternoon by myself


你是我的替身,
还是缩小版的我?
我们一样有着银色的汗毛,同样的兴趣, 同样的耳朵, 同样的味蕾, 睡在同样的花室,为吸食着同样的二氧化碳而感到兴奋。
然而当共鸣达到乌托邦的境界时
我想把你吞蚀到肚子里,
让你

完全属于我的

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